北华大学,北华大学论坛,凇韵北华BBS站,北华人的精神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北华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87|回复: 1

倾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20 15: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很冷的冬.

枯叶。

或者浑浊的酒。

或者,一倾入喉的那人,一袭布衣,依靠在枯树的脊杆上。

一切都与这个寒冷的冬有关,一切,也许都和这样一个冬无关。冷的,只是,暖了太久都暖不来的兵戈吧。

因之,枕戈的卒子们耷拉着头,交出一切利器。

他们的帝王着了一件素白的袍,缓缓的敞开城门。他说降了,他说够了,他说,何必,何必呢?我本来就是那个理应生长在有白雪飘落的所在,闲闲的可以仰头就看到婆娑如冠盖的桑树的少年,青年,老年人。他说,这里不乐,我要去一个乐的所在。

他们的帝王就这样,踏着他们兄弟父伯的尸骨,爽爽丽丽的走出大门,带着一丝丝留恋和长久担惊受怕带来的疲倦站立在邓艾,或者邓什么的人面前。他匍匐在地,把头压得很低很低,他觉得这样才可以把所有的担子都卸给那个邓什么的身上。压死他!这个帝王诡谲的笑着,仿佛驱逐一只鸭子去扑伤另外一只。

邓什么的人仿佛捡到了一个硕大的宝物,和痴儿皇帝一并笑着,笑着而走着。走着而耳边响起了宏大的乐。礼在乐中成了,一切的热闹为这个萧瑟的冬凭添了那么一丝仿佛尸体上的淡淡的腮红。

再酌一杯酒,枯树下的那耳杯腾起热酒的氤氲。那布衣,依旧倚靠在那里,看着热闹繁华悲伤死亡从身边走过,他的嘴角噙起一枚笑。

“子均兄啊,这杯可还能饮?”他对着跌落的枯叶问。“王平,卒于后主延熙十一年。”

“公琰呐,给个面子嘛,喝吧。你虽则应了他再不饮酒的。呵呵,知道,知道。”他的手拍着树干,用力,然后缓缓的滑落,仿佛想找一个支撑,可是,却没有那么一个支撑点了,再没有。“蒋琬,卒于后主延熙九年。”

“丞相,我有酒?君幸尝?”他双手擎着杯,觉得那一端会有一柄羽扇,轻飘飘的接过酒,然后的微笑足以掩盖这冬的凄冷吧。“诸葛亮,卒于建兴十二年。”

“无尘兄,臭老道,先主喊你撒。”他笑了笑,就可以看到那跛足老道,稀薄的头发上颤巍巍的簪。无尘道人,消失在兴势之战那年的五月。他送他去沈岭。老道屁股在他的白马上蹭来蹭去说,三卦,回去吧,我怎么会死呢?

“你怎么会死呢?”

“月影啊,子均昨晚又提起你,又,醉了。”他笑了笑,脚尖点着树干,那个永远害怕回到成都,永远将身体贴在马背上的女子。那个,而今在兴势山的地图上沾染了她桃花一样血迹的女子,“卒于延熙七年费文伟驰往成都的马车里。她说,这一次,要回去,回去乖乖的还在丞相府的过厅里去邂逅那个叫她牵挂了一生的男子。”

“文伟,这杯,我替了你吧。”他摸索着耳杯冷却的温度,也许那一次他还可以,在这位大将军的身边,或者,尚可以为他挡上一剑吧。哪怕是一剑呢。他阖了阖眼睛。好在没有一颗泪水。“费祎,卒于延熙十六年的一场刺杀。”

“那所有该着我这壶酒的人们,一并饮了吧”热闹的车驾全然越过他,渐行渐远了。他将酒壶里的酒朝天洒去。然后颠了颠怀里的陶罐,摸索着朝成都城外走去。

“卦先生盲于兴势之战的那场祈雨。”

苍老的手抚摸最后一块城墙,他说。然后抱着陶罐朝着定军山的方向走去。那里,是他在绵竹收集的北辰的骨殖。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去了那里。

“你们说,咱们这里谁会第一个成亲?”那年的月影问。

“他!”无尘无聊的指了指诸葛亮。

“卦觉得呢?不许问天买卦!”月影很无赖的说。

“猜也知道的。”子均夹了一块烤好的鹿肉放在嘴里嚼着。

“然后呢?”

“他,他,你,他……”卦先生这样乱指着。二十几岁的青年们,笑作了一团。那场飘飘洒洒落在草庐外的雪指归着一切值得憧憬的未来。

“那么,我们谁会先死呢?”徐庶抱着膝盖,诸葛亮一样的坐着,坐着,又和诸葛亮那样对看着。

火炉噼啪了几声。

“看吧。”不知道谁说的。

那是建安年间的事情了
发表于 2009-9-24 19: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人依旧在,淞韵无尘埃
寂寞随影舞,当年明月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北华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华大学,北华大学论坛,凇韵北华BBS站,北华人的精神家园   

GMT+8, 2019-12-8 01: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